陆丰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【文缘春天小说】猎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04:33:45 编辑:笔名
摘要:张李村的张跃和李耀是方圆十里闻名遐迩的好猎手。每年秋冬时节,他俩都会搭帮出去打猎,收获颇丰。 楔子
张李村的张跃和李耀是方圆十里闻名遐迩的好猎手。每年秋冬时节,他俩都会搭帮出去打猎,收获颇丰。
说实话,诸如张李村这样处在平原的地方,没有豺狼虎豹等新奇猎物,除了野兔,就是几只斑鸠,一群麻雀了。但这个地方有一个很特别的风俗:孩子的棉帽子上一定要缀上一条兔子尾巴,张跃和李耀就是靠着兔子尾巴出了名。
没有新奇的猎物,也就没有被猎物攻击的风险。但是张跃和李耀一直搭伴有十多年,个中原因只有那些猎手才清楚:他们的猎枪都是自制的火药枪,单响的。别看兔子小,但它跑得贼快,很多时候就是被几粒弹丸击中,照样不耽误逃跑,猎人的那两条腿连受伤的兔子也追不上,搭帮的好处就在于另外一个人可以及时补上一枪。
搭帮都要有个规矩,不然这伙计一定搁不长。张跃和李耀沿袭的就是猎人们的老规矩:谁先开枪,猎物就是谁的,不管致命的那一枪是谁打的。张跃似乎比李耀眼明手快,大多时候,都是他先发现的猎物先开的枪,李耀基本上是再补上一枪。张跃很仁义,每次打猎结束,猎物都是二一添作五平分,遇到单数实在分不开,也是张跃让李耀占便宜。
这个秘密只有他两个知道。不过李耀感到既愧疚又不服气,看在张跃仁义的份儿上,又不好散伙单干。万一有个好事的人问起单干的原因,也不好解释。最让李耀烦恼的是他对自己一直没有信心,害怕单干后打不住兔子,如果有人来要兔子尾巴,拿不出来会很丢面子。

一个晴冷的冬夜,一阵又一阵“咕咕——喵,咕咕——喵”的叫声,仿佛一场瘟疫,从村南开始传遍了张李村。
“昨晚我听见猫头鹰叫了!”早起转悠的张东山遇到李金河,略带惊恐地叹了口气。
“我也听见了!”李金河也照样叹了口气。
两人没有再多说一句话。在张李村一起生活了七、八十年,心里想什么似乎用不着更多的言语。
太阳升起来后,十字街心的树根又燃烧起来。村子里的一大群老头、老太婆围着热烘烘的火堆,七嘴八舌地议论起那只在黑夜里不停啼叫的猫头鹰来。
“猫头鹰叫,可不是个好兆头。”
“猫头鹰叫有啥?只要不笑,就没事儿!以前老人们都说,不怕猫头鹰叫,就怕猫头鹰笑!”
“看你说的,谁能保证它不笑?你才六十岁,当然不用担心了!”有人不同意那个无所谓的年轻老头了。
张东山和李金河只是默默地一个劲儿吧嗒着抽旱烟,心事重重。
“要不咱把猫头鹰撵走算了,听起来直起鸡皮疙瘩,更甭说睡觉了!”有人提出了解决办法。
“上哪找它去?你撵人家就走啊!”
“干脆找张跃和李耀打死它算了!”有人刻毒起来。
“怕他俩不敢吧!那玩意儿邪乎着呢……”

夜晚来临后,那只猫头鹰又“咕咕——喵,咕咕——喵”地啼叫起来,一会儿似乎在村南,一会儿又似乎在村东,凄厉的声音仿佛要把张李村冻结起来。
张跃的老婆被搅得睡不着觉,推醒了睡得正香的张跃:“明天你就拿枪把这只猫头鹰赶走,真赶不走,就打死它。快烦死我了!”
“嗯,嗯……”张跃含含糊糊地答应着老婆,又兀自进入梦乡里去了。
“嘿嘿嘿嘿……”一长串近乎邪恶的笑声从村东传过来,挤过门缝钻进了屋子,吓得女人赶紧用被子蒙紧了头,死死地抱住男人,大气儿也不敢出了。
太阳还没出来,张跃就被老婆叫醒:“大事不好了,大事不好了……”
张跃一激灵,赤着上身坐了起来:“咋了,咋了?出啥事了?”
女人喘了几口气:“金河大伯昨晚上死了!今天早上他儿子叫他吃饭,叫不应,撬开门一看,身子早就冰凉冰凉了!”
张跃迅速穿上衣服,一路小跑奔向村东李金河家。
李金河家里挤满了人:有哭爹的,有叹气的,有沉默不作声看热闹的……乱作一团。

看到张跃,张东山狠狠地拉住他的手,拽着往人群外走去,张跃觉得二叔的手跟房檐上的冰喇叭一样凉。
“侄儿啊,不行了,你得想法子把那只猫头鹰给弄走。昨晚上它一笑,你金河大伯就归了西!”
“是吗?我咋没听见?”张跃一脸迷茫。
“你叔还能哄你?”张东山的脸腾地红了起来:“昨晚上猫头鹰就是在你金河大伯这个方位叫唤的,我听得真切得很!”
李耀也过来了。张东山叫住他:“你俩都是好猎手,得想法子把那只猫头鹰给弄走!”
“中中中。”李耀连声答应着:“这和猫头鹰有啥关系?”
“有啥关系?猫头鹰一笑就得死人!”
“有这么邪乎?”李耀不相信。
“不信你回去问你爹!”张东山几乎要发怒了。
这时候,他们的周围已经挤满了老头、老太婆,好像当年围着批斗对象一样。
“你俩一定得把那只猫头鹰给撵走,撵不走就打死它!”人们几乎是异口同声。
“中中中,今晚上它再叫唤,我就打死它!”李耀拍拍胸脯,瞟了一眼张跃。
张跃的眼睛望着天空,没有附和李耀的豪言壮语。

夜幕再次降临,像一道不祥的咒符,黑魆魆地将张李村笼罩起来。
午夜时分,那只猫头鹰的叫声再次打破寂静的夜空,“咕咕——喵,咕咕——喵……”招魂一般。
突然,“嘭”地一声闷响,从村南传过来,震得张跃家的窗户纸“沙沙沙”地抖了好久。
张跃噌地从被窝里坐起来,在黑暗里双手一阵划拉,慌慌张张地穿上衣服夺门而出。“这次真要出大事了,快起来!”留给老婆的高喊声,从院子外面吼进来。
女人不敢起床:“张跃,张跃,你等等我……”
没有人回答,脚步声也听不见了。
“救人啊,快救人啊……”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从村南飘过来,忽隐忽现。
张跃被手电筒光柱下的一幕惊呆了:李耀僵直地趴在地上,脑袋上的鲜血汩汩地直往外冒,地上被浸湿了一大片。李耀的侄子颤抖地握着手电筒,脸上的鲜血不停地滴下来。
“耀叔要我给他打手电,他要打死那只猫头鹰。可是,枪却炸膛了,呜呜呜……”
李耀的老婆踉踉跄跄地被人连搀带拉着跑过来,人们一松手,她就瘫坐在冰冷的地上:“我的那个……”一句话没哭完,就昏死过去。

天亮了,但没有太阳,阴沉沉的冷了许多。十字街心燃烧的树根时明时灭,缭绕的烟气很快就融化在雾气里。
“还让打不?李耀连命都搭进去了,唉!”
“那只猫头鹰一定是一只神鸟,它用法术堵住了李耀的枪眼,这才炸膛的!”
“什么神鸟,就是只鬼鸟……”
“乌里哇啦”的唢呐声响起来,“嗵嗵嗵”的连珠炮声摄人心魄。李耀的葬礼在去世第五天举行,“死后为大”,张李村以及附近几个村的好多人都来吊唁了。
“多好的人啊……”惋惜声不绝于耳。
“都怨那只猫头鹰……”叫骂声此起彼伏。
张跃也去了。他跪在灵堂前磕了四个头,默不作声地扭头就走。
也许是被李耀的那一枪给吓住了,那只猫头鹰从那天开始销声匿迹了。张李村的夜晚平静下来。
腊月二十二那天午夜,“咕咕——喵,咕咕——喵”的啼叫声在村南又幽灵般响了起来。张跃的老婆被惊醒了,她推了推张跃:“那只猫头鹰又回来了,你听……”
“嘿嘿嘿嘿……”一长串邪恶的笑声就像三伏天把人突然填到冰窖里,浑身汗毛倒竖,直起鸡皮疙瘩。
老婆猛地抱住张跃,浑身筛糠般哆嗦起来。
“怕啥怕,不就是只鸟嘛!”
“你不怕我怕,它一笑又得死人了!”

“张跃,张跃,快起来啊,你东山叔不中了!”“咚咚”的擂门声唤醒了张跃。
张跃匆匆赶到张东山家里。他抬头望望天空,初升的太阳像一只血红的灯笼,斜斜地挂在东边的树梢上。
这个冬天,那只猫头鹰,三个人的离去,张李村的不幸迅速蔓延开来,彻底被谣言淹没了。
“张李村的人坏良心了,那只猫头鹰来送报应了!”
“张李村还得死人,不信等着瞧!”
……
就连十五里外经常在清早来卖豆腐的大老赵,也不敢来吆喝着做买卖了,好像沾上张李村哪怕一缕空气,都让人觉得晦气。
张李村准备年货的人,不得不跑到三十里开外的县城里去。春节喜庆的气氛,被那只去了又来的猫头鹰给彻底搅黄了。
只有张跃,在村南的大树底下踱来踱去,一会儿弯腰,一会儿直起,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。
那些老人们遇到他,也没有人劝他去打死那只猫头鹰了,只是简单地问一句“吃了没有”或是“年货备得咋样了”。
腊月二十七,是“杀公鸡”的日子。
上午十点左右,从村南“嘭”地传来一声枪响,让那些专心杀鸡的人都吓得抖了一下。
“快来看啊,快来看啊,猫头鹰被张跃打死了!”
听到叫喊声,人们放下活计,涌向十字街心。
十字街心的树根火堆旁边,那只猫头鹰静静地躺在那里。北风偶尔吹起它黄灰色的羽毛,上下翻动。
人们不敢靠近。
张跃平静地对大家说:“不就是只鸟嘛,怕啥怕。我打死它是想给咱村正正名——咱们张李村的人没有坏良心!”

日子像流水一样,又安安静静地流过春天,奔过夏天,淌到了秋天。
人们再也听不到旷野里张跃打猎的熟悉的枪声了,谁家孩子再做棉帽缀兔子尾巴,也没了着落,只能剪一块“人造毛”代替。
冬天再次来临的一个夜晚,老婆跟张跃谈起去年冬天的那只猫头鹰来。
“大家都说,要是你不打死那只猫头鹰,咱村不知道还要死多少人呢!你可是咱村的英雄咧!”
“人家都是瞎说,你也信?什么神鸟鬼鸟,我一枪不就撂翻了!”
“那你说金河大伯和东山叔是咋死的?”
“咋死的?给自己吓死的!他俩一个七十三,一个八十四,都赶到‘寻头年’了。特别是金河大伯一死,东山叔更害怕了,他本想着春节一过,就扛过去了,谁知那只猫头鹰又回来了,唉!”张跃叹上口气。
“那李耀被枪炸死又是咋回事?”
“我给你讲吧,是李耀自己的心太狠!他不该往枪膛里装上那么多火药和铅弹,咱那枪管,经不住那个力道。”张跃忽然自豪起来:“每一次打猎,都是我先打住的多。我知道李耀不服气。可是他不知道,我有两杆枪,一长一短。短的那只专门打兔子,轻便灵活。长的那只打鸟,鸟不能靠近,枪管长打得远,打得准。”
张跃咽了口唾沫:“没有李耀,我是打不住多少兔子的。李耀的枪威力大,就是有些笨。尽管我先打中兔子,李耀不补枪,也逮不住兔子。所以最后也要和李耀平分。没有李耀,我再打猎,就要坏名声了!”
张跃的老婆笑了笑,抱着他甜甜地睡着了。

共 797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以前听老人说,猫头鹰进宅,无事不来,其实这些都是唯心的说法。张跃李耀本来是一对打猎的好搭档,相互配合,才能打到猎物,缺谁都不可。只因为打猎有个规矩,谁开第一枪,猎物最后就归谁。李耀因为不服气张跃总是打第一枪,虽然张跃每次都把猎物平均分配。刚巧村里突然来了一只猫头鹰,连续死了两个人,李耀以为露脸的机会来了,就在夜里瞒着张跃去打猫头鹰,他想让人们知道没张跃,也能打死猎物,就在枪管子装了过多的枪药,猫头鹰没打死,枪管爆裂,自己被自己打死了。这个故事说明,一个人不要好胜,不要逞强,不要过于嫉妒,要有自知之明,要以平和之心看待问题,你的人生就是快乐的。寓意深远的佳作,推荐共赏!【编辑:秋天的风】【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 0826】
1 楼 文友: 201 -0 -07 21:07:5 我小时候就非常害怕猫头鹰,觉得猫头鹰的脸特别吓人,有一次在梦里被猫头鹰吓醒,从那以后我更怕猫头鹰,就连到动物园也不敢去看猫头鹰,长大以后,对猫头鹰略有所了解,才不那么怕了。小说的情节安排的非常好,就像一根无形的绳,牢牢地牵着读者的思绪往下看,可谓高手。文笔之妙,令人赞叹!感谢赐稿,真真的学习了。祝写作愉快! 活到老,学到老,踏踏实实地往前走,做真实的自己。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 -0 -08 1 :45:41 您过奖了,谢谢!
2 楼 文友: 201 -0 -08 09:1 : 0 文章以猎为题,通过猫头鹰进村后发生的许多离奇故事,将奉承迷信的村民心态勾画的栩栩如生,还有猎手李耀的不服输个性和张跃的狡诈,都写得很精彩!源于生活高于生活!感谢赐稿! 公务员,至今从事业余创作20余年,发表诗歌、小说近200篇,原省级散文诗协会会员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 -0 -08 1 :46:10 其实我不善于写小说,还得好好学习!谢谢指导!
 楼 文友: 201 -0 -08 1 :59:47 过来顶一下!问好文友! 在这个世界上,我独为真诚所倾倒!
4 楼 文友: 201 -0 -08 22:2 :08 此小说故事好,情节好,主题好,描写生动。一岁宝宝厌食怎么调理
祛风通络止痛中药
宝宝大便
中风后遗症怎么缓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