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丰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死别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07:10 编辑:笔名

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死别

刺啦一声。

枪锋从青王的腋下刺过去,将青袍撕开一道很长的口子。

青王一开始还能周旋一番,但渐渐体内的毒开始破坏着他的经脉,越是发劲则越是痛,额头满都是汗珠,换作是平时,斗上一个小时都不曾这般狼狈过。

“真是遗憾呐。”枪武者摇头低语,“你若是全盛状态就好啦,这样打败你也是胜之不武。”

“你未免太小看我!”青王飞身一退,不再压制体内的法力,狂喷了几口血,经脉已经造成致命的损害,但法力源源不断地流动起来。

青王将青杖插在地上,双手不断地冒着炎气,双手同时插入了青杖当中。

以鲜血献祭,这根青杖吸食了青王的鲜血之后,迅速开始变红,先是暗红,随后是深紫,最后整根法杖多燃烧了起来,鲜红通透,周围迸射着如同岩浆一样的炎气。

枪武者面色大变,深知青王是将力量不断地注入到了法杖中,接下来的一招将会是他最强的一击。

不能让他先发制人。

他抬臂抖枪,十几道枪影朝着青王飞了过去。

可是当一靠近到那根法杖的周围,竟无声无息地融化了,他眯起眼睛打量,只觉得在法杖周围形成了一道圆球状的火罩,想要破坏绝非易事。

他随即兴奋起来,“很好很好,这才不愧是岚郡首屈一指的大法师,来,我不会躲开的,让你瞧瞧我怎么破你的绝招!”

青王冷冷地看向他,脸色已经苍白如纸,“你不会躲开?哈哈哈哈,你倒是有本事躲一躲看好了。”

他双手用力地将透着红芒的法杖握住,姿势就如同一名投射手。

“去死吧!狱火之矛!”

嗖的一声。

他将手中的烧红的青杖投射了出去,当真是一道红光带着铺天盖地的火焰直冲而来,所过之处皆化作成焦炭。

枪武者本来想挺身出枪来抵挡,本能里向后急窜,可是速度还是太快了!

他终于明白刚才青王的那句话了,这一击根本躲不过去。

要死了吗?

他感觉到迎面而来就是一道陨石天火,不管他出什么招数都会被化去一空,青王的实力应该在武王四重天上,但这一击已经堪比绝顶武王的狂击了。

不能坐以待毙,他用力地咬破舌尖,看到这一击飞来的时候,反抗的意识都减去了大半,似乎只能坐以待毙束手等死,但随着意识清醒起来,他狂吼一声,一道道劲气朝着周围扩散,凝聚全力一枪对着那束红芒轰了出去。

这一枪也是声势浩大,有如百兽奔腾,枪锋闪闪发亮,陡然间变大了数倍,有如巨神所使的战枪。

“杀!”

巨大光枪和红芒对撞在一起,只见光枪正不断地被火焰蚕食,两人之间地面巨震,无人敢于靠前。

枪武者的攻击正被不断化去,威力在快速减弱,但也削弱了狱火之矛的威力,挡是挡不住,但他这一击也足能耗去三分之一的威力。

一道人影扑来,站在了枪武者的身旁,力量倾泻而出,手中的武器是一柄月牙铲,释放出一道黑色的月牙。

“师弟别慌

,我来助你!”增援的人没带面具,相貌丑陋,个子也不高,神色十分严肃。

黑色月牙轰向红芒,又将域火之矛的威力化去了一部分。

眼看着攻击已经快到近前了,战枪和月牙变得越来越短。

“再加上我!”一人从天而降,权杖上射出一道金光。

轰的一声。

三人合力将红芒打的支离破碎。

青王的经脉已经损毁,力量也已耗尽,血流不止,被三人合力的攻击反推回来,虽然威力已经小的很多,但他此时此刻早已躲不开了,身上爆出了一团团血雾,仰面跌飞了出去。

“没想到西都部落里面竟有这样的强者,师弟,你可有点狗眼看人低了。”丑陋矮子嘿笑道。

“师兄教训的是。”

“爹!”翁齐正带人转回来,正好看到青王被轰飞出去的一幕。

“少主,别过去!”旁边一位长老叫道。

“别碰我!”在翁齐的记忆当中,他老爹那可是岚郡五寨的大英雄,很少见到过他亲自出手,但过去的一些事迹还是挺过不少的,英雄怎么会死呢?

木王和寨子里的几个人也在,周围都被敌人围住了,一时间冲不出去,情急之下翁齐只好来找父亲,有两位寨王联手或许还有机会。

乌梅身上也沾染着不少人的血,她也是重点被击杀的目标,若不是班图带人杀进来这群人早就死了。

现在他们如同被狼群围在圈子里的白羊,左冲右突,却无孔可入,西都府的人早已不见去向,山王寨的人也不见了。

纯粹是只剩下冒牌的剑盟势力,在对着他们展开围杀,真正的剑盟一行人也将所有的人手投入了里面,担当主力角色。若没有他们,这几寨的寨王和长老、族人们早就死光了。

空中已经被严密封锁,不断有人冒险试着从包围圈中逃出去,能够成功的十中仅有一个,而且逃出去也是去了半条命,或者带着伤,估计还没跑出太远就又被追上去干掉了。

翁齐将挡路的长老推开,飞奔着跑到了父亲的身前,用力地将其抱在怀里,“爹,你不要吓我啊!”

说着,他已经泪流不止。

“傻孩子,爹怕是不行了,要去见你娘了……”

“不会的!你不会死的!”

木王一行人只得跟来,身边聚集着一些人,随时准备好拼死一战。

枪武者对着身边要一涌而来的人打了个手势,“等一下!让这对父子道个别的,反正这个做儿子的很快便会去陪他了,这些人一个都逃不走。”

“师弟,你还真是重情义啊,其实倒不如现在上去将青王和他儿子一起杀了,这样他们死后下黄泉还能做个伴。”

“师兄,耐心等一等吧。毕竟是我们三人联手才杀了他,不管怎么说,青王号称是部落第一大法师,我心里是很信服的。”

矮个子丑男人挠了挠没有几根毛的头顶。“好吧好吧,可惜那个什么狗屁秦冲没来,据说他貌似比青王还厉害,我早就想见识一下了。”

木王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,“快给你父亲服下,说到岚郡的疗伤秘药,当属我们的木王寨的补元丹。”

“乌家小妹妹,不必了,太迟了。”青王看了乌梅两眼,“真像啊。”

乌梅楞了一下,随即明白过来,青王是说她长得像她的妈妈。

“齐啊,你们若是能够活着离开这里,去投奔剑盟吧,郡首太叔横为了掌控五大寨,布置了这个局,除了青王之外,其他几位寨王他都要一并除掉,此人真是阴险歹毒……就只怕真想不能大白,你们即便逃出去,下面的人得知寨王和长老许多人都是被剑盟所杀,也无法信服于你们了,若是不走,要么被太叔横所摆布,要么被底下的人害死,青王寨愿意信你的,就带去吧,不愿相信的,那也是无能为力了,我……我……”

青王说到这里已经上气不接下气,喘息了几口才道:“我要去陪你娘了,别悲伤,我早就盼着这一天呢,完事……小心。”

说完,他脑袋一歪彻底咽了气。
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能刷卡吗
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有预约吗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营业时间
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电话预约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可靠吗